Top

大陸新娘四副鄉長談電視相親領導短信讚賞我的勇氣

《非誠勿擾》節目播放為戴彬錄制視頻截圖

  戴彬 38歲,曾在部隊服役,2001年回到家鄉。他在閬中市多個鄉鎮工作過,去年調到天宮鄉擔任副鄉長,分管民政、計生、文衛、交通等工作。

  語錄

  平常忙於工作,忽略了個人問題,但是鄉長也是人,也需要征婚

  對於自己的婚姻家人非常著急,組織也是很關心,我想儘快把這件事情落實了,讓家人放心,讓組織放心

  對於這個(電視征婚)問題,我還沒有及時向組織匯報,回去再匯報

  前晚,江囌衛視播出的《非誠勿擾》節目中,來了一位特殊的男嘉賓―――南充閬中市天宮鄉的副鄉長戴彬。他的衣著打扮、言行舉止引起現場嘉賓和電視觀眾的極大興趣。昨日,成都商報記者前往閬中市,與戴彬面對面,聽他講述了參加節目的幕後故事。

  成都商報記者 劉奇

  今年38歲的戴彬,原在部隊服役,2001年回到家鄉。他在閬中市多個鄉鎮工作,去年調到天宮鄉擔任副鄉長,主要分管民政、計生、文衛、交通等工作,人品和工作能力,頗受群眾和上級肯定。但是個人問題,一直沒有解決。

  昨日戴彬說,自己在節目中說談過5次戀愛,但是認真的就3次,每次時間都不長,由於性格、觀唸等不同,相處兩三個月就分手了。11年來,領導、朋友、家人都在給自己介紹對象,但是都無疾而終。

  談起自己的婚姻問題,戴彬透露出無奈和壓力,最大的壓力來自父母。戴彬的母親今年64歲,父親66歲,他們渴望能見到兒子成婚,好抱孫子,期盼很大,失落大。昨日,戴彬向成都商報記者講述了一些往事。一天晚上11點過,戴彬與朋友聚會回家,母親正躺在床上,看見戴彬進屋,立即坐了起來,再次談論起他的婚姻大事。“你都38歲了,要等到什麼時候才結婚?”她越說越傷心,最終大聲哭起來,而戴彬的父親則在一旁一言不發。見母親非常傷心,戴彬雙腿一彎,跪在地上,他說:“媽,對不起,兒子不好,一定儘快找到女友結婚。”見母親一直在哭,戴彬跪在地上不敢起來,希望以此來表明自己的決心。跪了10多分鍾後,在父親的勸說下,他才站了起來。

  昨日,戴彬對自己過去11年的三次戀愛經歷不願多談,他只是簡單地說,越南新娘,婚姻要講緣分。9月30日放假,他便去了南京錄制節目,10月1日回來了,回來後沒給任何人提起錄制相親節目的事情。

  新聞面對面

  我的身份讓我的表現受了侷限

  記者:為什麼當初想到去參加相親節目?

  戴彬:一直都沒看過《非誠勿擾》,也沒想到自己會去參加,越南新娘。不久前,和朋友一起到廣元去參加女兒節,當時看見《非誠勿擾》節目組在現場征集嘉賓,自己便填了資料,隨後,欄目組便來了電話,並派了編導來錄制視頻。當時想,相親節目可以一試,也想通過參加節目來宣傳家鄉。

  記者:網絡上有網友認為你在炒作和作秀,你怎麼看?

  戴彬:不會太在意,我這麼做是自己的正當權利。

  記者:你認為女生全部滅燈的原因是什麼?

  戴彬:我想主要原因是自己年齡偏大,其次是由於自己的身份,在台上能夠展示的東西受到了侷限,甚至話都不能說太多,要考慮自己行為方式帶來的影響。

  記者:你認為什麼樣的對象適合你?

  戴彬:這個還得看緣分,以前,一直沒找好對象,可能是自己要求過高,自己的理想對象就是有責任心、孝敬父母,具體的還要接觸才能感覺到是否合適。

  鄉親說

  鄉乾部也是人,征個婚沒啥

  在閬中市天宮鄉,戴彬上《非誠勿擾》的事,也引起了同事和鄉親們的討論。昨日,在天宮鄉政府,戴彬的同事繆吉全說,戴彬在參加上節目,事先並沒有聽見任何人提起,戴彬平時忙於工作,忽略了婚姻大事,同事們都為他著急。他參加相親節目,不僅僅為自己考慮,而且在視頻中也宣傳了家鄉,無可厚非。

  戴彬曾經的領導發來短信:“恭喜兄弟到非誠勿擾舞台去溜了一圈,哥欣賞弟娃的勇氣!祝賀心想事成,http://www.m9999.com.tw/productview.php?id=36。”

  昨日下午,天宮鄉場鎮的居民們也對戴彬征婚一事高談闊論,大家說得津津有味。居民李女士說,戴彬雖然是鄉乾部,但也是正常人,通過各種方式尋找倖福,也是應該的,征個婚沒啥大不了。

  家人說

  衣服沒穿對,應該只穿襯衣

  戴彬瞞著家裡去參加《非誠勿擾》,在節目當晚,他的姐姐就從朋友處得知戴彬上了《非誠勿擾》。姐姐急匆匆地趕到父母家,但打開電視時,節目已經快結束了,最後一家人坐在一起看了重播。在看節目過程中,母親黎仕碧認為他不該去,她說:“看嘛,你上去還是沒女孩子愛你。”而他的姐姐則認為他的衣服確實搭配不恰當,應該只穿襯衣。

  新聞揹景

  副鄉長上《非誠勿擾》 女嘉賓:他特別像領導

  前日晚9點10分,江囌衛視《非誠勿擾》如常播出,閬中市天宮鄉副鄉長戴彬作為3號男嘉賓出場,他上身穿格子襯衣,外套天藍色針織揹心,面容俊秀。孟非甚至調侃說,他是在走轉改,下基層。

  “大家好,我叫戴彬,今年38歲,來自四閬中。”戴彬用四話給現場女嘉賓和觀眾打招呼。17號女嘉賓說:“我覺得您的年齡稍微大了一點。”14號女嘉賓根据戴彬外形推測:“我發覺他剛走下來的時候,一邊走一邊揮手那姿勢特別像領導。”

  在接下來的視頻介紹中,天宮鄉的群眾大聲對戴彬呼喊“鄉長”,引起現場一片驚呼。戴彬說:“別人叫我鄉長,這不是我的外號,我就是在四省閬中市天宮鄉人民政府任副鄉長。”視頻中,戴彬介紹了自己的性格、愛好、工作,聲稱:“平常忙於工作,忽略了個人問題,但是鄉長也是人,也需要征婚。”

  6號女嘉賓李芊墨認為戴彬年輕有為,他在鄉裡面應該是蠻有市場的。戴彬回應說:“應該說喜歡我的女孩子有,但婚姻是靠緣分,而且是要看雙方是否適合。”

  在視頻中介紹心目中的“理想女生”時,戴彬說,以前我有過5次左右的戀愛,對於自己的婚姻家人非常著急,組織也是很關心,我想儘快把這件事情落實了,讓家人放心,讓組織放心。

  對此18號女嘉賓調侃說,“鄉長您好,對於您的到來,組織上以及鄉親們是如何看待的呢?”戴彬回應說:“對於這個問題,我還沒有及時向組織匯報,回去再匯報。”

  隨後,戴彬的戰友通過視頻對戴彬作了極力推薦,但是當視頻播放完後,女嘉賓全部滅燈,戴彬遺憾離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