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

借貸官司變成相親會被告慾與原告攀親家借貸官司民

  本報記者 邵巧宏 本報通訊員 北瑜 楊魁及

  印象中,要鬧到打官司那場面總不會太和諧,但最近在北侖法院有場民間借貸官司,剛要開庭,被告就急匆匆表示不用開庭,錢馬上還!

  接下來,原告也真是奇怪了,說本金拿回來就好,利息不要了。

 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開始法官有點愣,後來一打聽才知道,原來,家裡都有大齡兒女,原被告這是想當親家啊!

  哥哥借錢跑了

  弟弟作為擔保人被告

  三年前,北侖的老黎借了十萬元給做生意的老胡。當時老胡在上海經商的弟弟胡成(化名)作為保証人,在借條上簽了字。

  一晃三年過去,老胡不僅一分錢沒有還,連人都找不見了。老黎無奈之下,只好把借款人老胡、保証人胡成告上了法庭。

  法院立案受理之後,承辦法官撥通了保証人的手機號碼,對方確認自己就是胡成,現住在上海,承辦法官依据胡成提供的地址向其送達了訴訟材料、開庭傳票。

  胡成在電話裡向法官訴瘔,“我哥哥做花木生意,需要資金周轉的時候,我一共給他擔保了30萬,現在他生意虧損一走了之,剩下我給他還債了。”

  胡成還說,自己哥哥也曾經模仿他的筆跡簽名,他暫時無法確認本案當中涉及的借條中保証人的名字不是哥哥冒簽。眼下之意,不開庭不會還錢。

  開庭前大逆轉

  被告求和解

  開庭當日,原告老黎與被告胡成均到庭參加訴訟,陪老黎來的還有他的女兒小黎,二十五六歲的樣子,樣貌清秀可人,蠻招人喜歡的。

  胡成這邊剛進法庭不久,原本還是一張嚴肅的臉,但不一會臉上的烏雲似乎都散開了,露出一雙有些欣喜的眼睛。

  還沒開庭,坐在被告席上的胡成跟坐在原告席上的老黎聊上了。

  原本以為胡成是想再訴僟句瘔,誰想他直接就問起了小黎,“你現在有男朋友嗎?”

  “我還是單身呢。”小黎雖然有點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,但還是禮貌地回答了。

  聽了小黎的回答,胡成眉開眼笑,相當開心。

  他輕拍了一下桌子,轉而對法官和老黎說,“這案子偺們不開庭了,這錢我肯定替我哥還上,另外我再另加個十萬做聘禮,老黎,偺們結成親家吧!”

  法官跟老黎一下子都沒反應過來,這究竟是什麼情況。

  家有大齡兒

  被告想和原告當親家

  原來,胡成有個兒子小胡,今年已經29歲了,卻一直還未找好對象,胡成一直希望兒子能儘快結婚,自己也好抱上孫子。之前一直沒有人選,這不,越南新娘,今天一眼看中了小黎。

  法庭上,胡成就從自己的手機中拿出兒子的照片給老黎看,並且向小黎介紹起了自己的兒子。

  這下還真是巧了,老黎這頭也是天天催著小黎去相親找對象。看了小胡的照片後,他笑著說,自己倒也不反對這事。

  不過,作為女方家長,也不好表現得太積極,老黎說話也是相當有水准。首先,他覺得年輕人的事情讓他們自己做主,不過,“做大人的可以牽牽線搭搭橋”。

  最終,原、被告達成和解協議,由被告胡成分三個月還清借款。老黎雖然話說得含蓄,不過表示了誠意:放棄了三年利息。

  說著“不‘打’不相識”,兩家大人最後樂呵呵地並肩走出法庭,還表示,一定要給小胡和小黎制造機會認識,讓兩個年輕人處一處,沒准真能成親家……